小浣

© 小浣 | Powered by LOFTER

试穿了一下,还不错

夏天我只穿吊带

这是一幅画完了可能被打的画。四个人正在吃小龙虾。小龙虾呢?小龙虾太难画了,麻烦——一个着急睡觉没耐心的画者

我有一个有洁癖的,特立独行的姐姐

有点讨厌这张

卡着油菜花的小马

画画只是一种表达,自在就好,别有束缚,别有条框,不怕画得糙,怕画的太整洁,怕太克制。嗯,我对自己说。

麦田使我快乐,打游戏使我快乐,学狗叫使我快乐。我可能是万狗之神!威武

画下了那年的草原之夜,我对草原的爱啊,简称原爱,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原始的爱。

给Missa一根胡萝卜,它拿斜眼瞟我。能看出来Missa是个什么吗?

风睡了。

实际上是我睡的太多,都没再好好画画了,重买了丙烯,画起来

这次为自己画张画,结啦!

我认为可以在百画之中发一张真人,这样才能突显我的帅。

自创侧板支撑,又潇洒又狰狞,三日速残不是梦。

非常喜欢的一部电影《英国病人》里的画面。如果有一天,我能坐着小飞机掠过这样的湖面,活着也值了。就算美丽只是哀愁的前奏。

我没有翅膀,只有一百种飞翔的方法。

假如马桶欺骗了你,不要着急,不要着慌。摆拍,接着摆拍~ ​​​

我的小秘让我给她画一张像,手指画,iPad 上。有点糙,不能细看。图中拍摄地点是日本镰仓樱木花道和赤木晴子挥手的平交道。

该有张新的自画像了

回家时总会路过一条绿荫道

姐姐家窗外的夕阳

荒岛书店

穿着和服的日本女子,叽叽喳喳地自拍,看照片。和服色彩很美,而且她们不冷!

在东京,金田中茶洒,大家吃着精致的午餐,阳光灿烂的窗外突然飘起了小雪,反射着太阳光,是动画片里也没有过的美妙。

小花让停我就停,我是友好老司机🚫

跑到东京来开大会 ,很可以,坐得我屁股疼

几张黑白画

你望向的远方,不一定是远方

Oh no! 我不需要这么多花

今天心情好,画个可爱的

兰州拉面馆里的速写